我喜歡看書

      喜歡看著瀰漫的文字  喜歡感受字裡行間中文字表達不出的意境
      去跟隨別人經歷的故事  
      尋找到底我身為自己應該發現些什麼

      但我卻是個不及格的書迷   
      很少買書   很少為了某本一定要看到的書執著 
      希望能以原文接觸文體本身  但卻從未因此努力於看原文

      而且...不喜歡看書評
      作者生平..作者自述..作者對作品的想法都愛    但不喜歡看書評
     
      作者給出了一份脈絡   由讀者來做詮釋理解   說來   讀者算是第二作者吧
      但一旦看了書評   就好像拿了框框架在腦袋周圍
      整個人和思緒都不自由了起來    所以啊   對於很愛的書   絕對不想看書評
      (不過看完會想要討論想要說點話就是了...嘖  不然我怎會在這邊碎碎唸)

      說來說去  這麼這麼不及格的我  畢竟還是有幾名喜愛的作家

     (不過好像都是日本的...    大概是還沒想到其他吧  )
(進行我不負責任的意見闡述)

小野不由美
             (當仁不讓的以十二國記為首,幾乎都快要一起吶喊 小野主上!!!)
     
     十二國記    ---    當初其實是從卡通開始的  相當被它的畫風與內容吸引  
                                 配樂也貢獻良多
    回頭去看小說    從月之影影之海開始    話說我會這麼的喜歡
    應該也是我有某些缺陷吧  (苦笑)
    內容從偽裝成好孩子,說為了別人好其實自己什麼也不敢做
    對自己的認同,對別人的認同
    每一個小小的概念都反映出人性的游移
    有時候,會發現,那就好像是對自己說的話一般             
    這一部最喜歡的話應該是陽子與蒼猿的對話
    大概是這樣的 :   別人要是對自己不夠好, 自己就不能對別人好嗎?
    相信別人和別人是不是背叛自己是無關的, 就像自己對別人好和別人對自己好不好是無關的一樣, 
    和世界和其他人無關, 我想要怎麼做是出自於我自己的意志.   
    
    我想會喜歡的另一個原因是投射吧,藉著陽子的成長,
    自己感受到原來人是這樣可以改變,感覺到自己有希望變成哪一種人...諸如此類的


夢枕獏
         (陰陽師)
     
      起初是從岡野玲子的陰陽師入手的, 很愛那種清淡又華麗的感覺, 個人覺得和今市子有點像
      不知不覺上了癮   從漫畫(而且居然還沒出完)追到了小說
      其實一開始主要還是要看晴明   只是看著看著   覺得博雅真是條漢子
      我一定是中了咒   居然想不出其他形容博雅的詞
      真誠沉迷事物...正直而真實的...  ㄜ...  漢子  (其實我是個笨蛋吧)
      
      我很愛夢枕獏的寫景   寫花似乎見到了花飄落   寫藤就似乎看到什麼是野趣
      寫人物   淡淡的描繪卻有深刻的形象   
      總覺得看其他人的小說是跟隨著作者前進
      看夢枕獏的小說   卻好像他呼喚著我們由上朝下窺探  饒是有興味


石田衣良
          (池袋西口公園)

        雖然石田衣良早已大名遠播,但我完全的不知道  (汗)
        不過一開始接觸,就深深的被拉入他的世界當中
        描寫一些體制外的,挑戰規範的經脈,但卻有著超乎正常世界的正常
        池袋系列當然不用說,美麗的孩子.波上的魔術師都會看到社會莫名其妙的病態處
        異常有如波濤般將人淹沒,若不是隨波起伏,就是在海面下沉淪,
        當然也會有不同型態的在上位者,石田氏描寫的...就是非常吸引人的某方面的在上位者
        
        不說那些  光是他的文字也非常輕盈  (覺得貴志幼介的文字常常很沉重  重的我無法呼吸)
        雖然覺得沒有夢枕獏那樣華麗  可是有著飛躍的感覺
        對於貴志幼介和九把刀的某些作品有時都只能以雞皮疙瘩來作為我的尊敬之意
        那份惡意某部分似乎已經脫離人  在現實生活和異常之間擺盪  回不來了  
        
        石田衣良的青春小說  有著點點正義的星光  
        就算再異常的世界也會看見希望似的   
        

       
東野圭吾

        東野圭吾的書緩慢的在增加翻譯中,真是讀者的大福,耶。
        他的書有時後看起來並不輕鬆,殺人之門就看的我快內傷吐血,有沒有這麼虐啊,真是
        惡意所描述的真是貼近人性,
        回想一下,是否曾有過如突其來對他人的憎惡,就算他所做的並非傷害你的事
        是否曾出現深深的惡意,不為什麼,只是單純的想要不讓對方好過,
        不管有沒有去做,不管去做多少善行,無法否認的是心中一閃而過連忙壓抑的感覺
        我相信一定是存在的,現在沒有也許只是還沒出現,也許只是被壓抑的,這份惡
        (我壓根的就是很悲觀)
        嫌疑犯X的獻身中的愛,又是那麼巨大又沒有理由,
        越龐大劇烈的愛應該就越沒有理由吧~~~
        
        
創作者介紹

minie128

minie1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